木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董少鹏微刺激提法是为了满足政策依赖症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2:23 阅读: 来源:木片机厂家

董少鹏:“微刺激”提法是为了满足“政策依赖症”

主持人:今天首席看市的嘉宾是《证券日报》常务副总编辑董少鹏先生,董先生,你好。今年上半年大家都感觉到,经济有下行的压力,那么不管是总理也好是各个部级的官员也好,包括我们的记者在市场中观察,大家都感觉到有下行压力,但是我们看到5月份之后,PMI出现了连续三个月的缓慢回升,特别是看到市场中消费的活力依然存在,那么这一系列的变化,我们怎么来理解这种变化,它和其中的这个影响?  《证券日报》常务副总编辑董少鹏:关于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实际上说的不是一年两年了,从2007年开始,到2008年关于下行压力的这种说法就更加突出,浓度加厚了。就像雾霾一样,应该说我们中国经济的雾霾也一直没有完全地散去。那么,这里边也有一个认识问题,总觉得经济增长慢了,缺乏持续的动力。有一种说法是“过去靠投资拉动的模式难以维系”,实际上,我们推进经济转轨不仅是十八大以来,实际上在近十年来都在谋求转轨的这么一个进程中,应该说,大家思想上有准备,机制上有准备,资金、政策上都有准备。

我们的政策储备是足够的。事实上我们现在也可以看到,旅游、教育方面投入是多么的巨大,这个教育投资大家都有切身的感受。再如电子购物的消费,新展开的一些基础设施的拉动,多年来都是非常持续的。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外交为经济服务,对欧洲的外交,对南美的外交,对亚洲邻国的外交,大家都看得到。目前,高铁走出国门,甚至到英国去修高铁。这在过去大家不可想象的。当然还有中亚,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等等。在外需总体减弱的情况下,我们通过开辟新的市场,同时跟主要的发达国家、发达经济体进行错位竞争和互惠的合作,外贸合作还是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今年上半年的外贸的出口还是有所回升,当然,外贸不能够就此满足,还要进一步巩固。但是我要强调,我国经济的这种转型和转折,它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程。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不可能简单地跟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去做对比,只是逐步地接近它。  在总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结构调整是必然的,所以对目前减缓的经济增速,没有必要过于的杞人忧天,而是接受它。我们要一个什么样的经济?关键是满足就业的需求。现在从就业的状况来讲,还是比较良好的。  还应看到的是,在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个提法出现之前,我们的民营经济、个体经济,也是非常繁荣的。对于已经积累的非公有经济的繁荣,我们也不应该视而不见。  所以,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是客观存在的,只不过结构调整和升级需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就像我们讲整个改革一样,要久久为功,这是一个进程。  主持人:我们说要用发展的眼光,要用动态的角度来观察中国经济今年上半年所发生的一系列的深刻的变化,但是对于一些企业中人或者投资者来讲,大家在刚刚过去的上半年可能觉得心情有点急躁,说为什么经济出现了很大的下行压力,可是政府的宏观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却没有很快地放开口子,马上给这个市场注入这个需要的这个血液,新鲜的资金,包括我们看到股市也好、楼市也好,包括企业的融资,包括银行放贷等等方面,反而出现了一个收紧的状态,大家就觉得有点疑惑,那么这样的经济状态下,没有大量的资金注入的话,我们仅仅是一种观望或者叫微刺激的话,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效果,那么经过这上半年,到现在这个7月份的时候,你的观察怎么样,这种效果是不是很好的体现?  董少鹏:事实上就货币的供应量来说,维持在13—15%的这样一个增量水平,跟往年基本是持平的。大家期待货币政策支持的力度再大一点。不过,实际上过去积累的资金存量,只要能够把结构调整好,还是有大量的潜力可挖的。所以我们说盘活存量,用好增量。  很多人都说货币超发,但是这个概念有很多的争议。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承认,存量货币确实还没有能够充分地发挥效益。我们最近也看到种种的具体情况,包括一些经济案件,在实际生活当中有些资金是滞留在某些地方的,并没有真正按照现代市场经济运行规则去运转。  没有进入市场流动起来,它在某个地方沉淀下来了,有的就是躺在家里了。这种情况说明,我们的金融体系还不够发达,实体经济和金融服务的对接的程度也非常弱。  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的实体经济,包括中小企业,甚至也包括一些大型的企业,还是有政策依赖症。实际上我国市场经济的政策体系,你如果看相关政策文件或者具体业务规则的话,其实都是很放开的了,但是在执行层面,大家还是希望听到一个政策的信号。  具体到金融政策,就是希望看到货币增加投放这么一个举措。  大家现在都在谈“微刺激”,实际上,不管叫“微刺激”还是“强刺激”,它不过是舆论场上的一种说法。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讲,就是扩张性的或者收缩性的。不存在是否刺激之说。我理解,我们目前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是平衡性的。国务院所讲的定向调控,就是哪里需要、哪里急需,就朝着这个方向重点疏导一些。  我认为,更好的办法还是应该让市场去做选择;但市场主体有些时候还是有政策依赖症。那么,从中央来讲就要放出明显的政策信号,我觉着“微刺激”这些提法,就是给了这样的政策信号。  另外一个信号就是7.5%这个增速,李克强总理多次讲到这是一个下线。这也是在释放政策信号。我记得今年两会之前,境外的舆论就说中国政府不会提具体经济增长指标了,就让市场做出选择了。最终我们还是提出了经济增长7.5%这样一个指标。  作为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政策信号、预期的导向还是非常必要的。我觉得,现在的宏观政策在预期导向上是很明确的;那么,释放市场的活力,不光要靠政策,还要靠市场主体依法合规的,大胆地去闯、去做,不要犹豫观望。  主持人:最近一段时间的节目中反复谈到的一个问题,从微刺激到定向调控,微调控,那么定向调控是不是对于今年上半年,特别是在3、4月份之后到6、7月份之间,我们看到的经济结构出现了一个调整的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现象,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一个非常紧密的一个直接的关系?  董少鹏:之所以提“微刺激”,包括定向调控,就是担心释放一种“漫灌式”资金投放或者项目拉动的错误信号,是为了强调结构调整。这个提法就是为了强调经济结构调整、经济转型的这个目标是坚定的,也是大局,是长期政策。如果简单地提投资拉动,就会释放错误的政策预期。  事实上,不管叫微刺激,还是叫定向调控,实际上资金的投放量并不小。从各地的投资规模来看,总量不亚于前期的投资。但是目前的投资是由市场主体按照项目的需求、项目的效益去做,而不是说上边给戴上一个帽子,就把这些钱都花出去,不是的。实际上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改造,是非常需要资金投入的。我觉得,投资拉动的必要性不容忽略。我们说不简单以GDP论英雄,但是GDP的增长还是要保持7.5%。还是要从总体来看,要前后左右看,不能单独看一点。投资拉动还是需要的。  我们谈最终消费,前边说的教育、旅游、电子购物、电子产品消费已经是风起云涌,而且档次在逐步提高。不是说你换一个手机就是提高档次,而我们对信息服务的要求,对养老服务的要求,对旅游服务的要求,买了房屋对物业管理的要求,都在升级。我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就是经济升级、消费升级的最重要、最直接的表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