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Misty恐怖故事集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7:23 阅读: 来源:木片机厂家

这个故事我一向不对人提起,今日我就向大家说说这一段奇怪的事件。

我15岁那年在镇上是出了名的调皮鬼,喜欢逃课、上网、夜不归宿。

镇上的大人都不愿意他们的孩子和我玩,怕学坏。

我父母呢是个老实巴交的人,见我人畜无害,所以也懒得管我。

上网这种娱乐是很花钱的,没办法之下,我只能加入工地去打工了。

我瞒着父母,自己前往5公里外的荒区,面试工地零时工。

像我这样年轻的小伙子,工头甚是喜欢,毕竟我们年轻人好骗。

工头一开始给我50元一天,一开始搬水泥、运砖头、砌水泥板,别提多辛苦了。

薪水是日结的,所以我拿到钱都很开心。第二天不管手上有多少水泡,我都会死命干活。

直到一星期后,工头才给我加了工资,每天150~200元。别说我这工资不得不说很高,比我父母两人加起来都高出了2倍。

我很干脆的搬进了工地,偶尔回家看看父母,顺道给他们带些钱。

父母知道我在工地,他们也不多问,随我意反正不读书,干脆去干活养活自己。

在工地里的一个月,我认识了老王叔。老王叔今年27岁,家里有一位贤妻和一位8岁大的女儿。

老王叔对我很好,我们两感情也越来越深。

今日一辆吊车进入了工地,工头让老王叔带我熟悉紧固土地的流程。

其实紧固土地没啥流程,就是只会吊车,吊起一个5吨左右的大铁石。然后从10米高丢下,压紧地面。

老王叔熟悉的指挥着,我蹲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就在大铁石升上7米的时候,忽然一阵强风吹过。

只见大铁石瞬间脱落了,“不要!”我大喊一声!

“砰!”大铁石落下,地面震动了几分。我一脸惊呆的坐在了地上,只见大铁石把王叔整个人都压了下去。

其他工人也见到了这个情况,他们纷纷跑了过来帮忙。

待吊车把大铁石吊起来后,我们已经无法替王叔收尸了,因为他的尸体与红泥土已经混在一起,无法分辨了。

无奈之下,工头只能叫几个人,收拾了一些带血的泥土装了起来,然后送往王叔家!

我平时与王叔关系不错,所以这次工头安排我送点钱与这堆泥土回王叔家。

王叔的妻子在我的诉说下,她抱着一块布痛苦了起来。那块布撞着就是那堆粘着血肉的泥土,一番安慰之后,我才返回了工地。

接下来的几天里,工头见我状态不是很好,所以一直让我休息。

不过最近工地老是发生怪事,比如说吊车司机在准备放下大铁石时,都会看见铁石下方有一个人影。

再或者是凌晨起来赶工的人,都会看见工地上站着一个人,走进之后那道人影就消失了。

还有一次,一位工人图方便,大号时懒得去厕所,就到工地边上解手。当他解手完时,见到工地上一个人再向他招手,他吓得屁股不擦穿上裤子就跑。

工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工头也意识到了什么。工头停工一天,然后请了一些道士过来做法。

众人都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谁知当天晚上工人们发现工具少了,他们推出了3人去工地找工具。

三人在工地上找了几个小时,才找到那几把工具。我们这里可是管的很严的,工具可不能丢失在工地里。因为诺是工具埋入地下时,日久了工具腐蚀后,地面会有一个缝隙,那么建起的楼就具有一定的倒塌风险。

三位工人找到工具,心里轻松了不少,三人有说有聊着朝着寝室走去。

忽然其中一位工人说道:“明天没啥活,要不咱们4个今晚出去喝一个!”

“好啊!”其他两人应承道。忽然回答的两人愣住了,他们忍不住问道:“你刚才是说4个人?”

那个工人点点头说道:“对啊!不知道啥时候,这个工友就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了!”

两人听见那工人的话,立马回头望去。其中一人忽然喊道:“老王!鬼啊!”说着那人带头就跑。

其中两位工人想到了什么,慌忙的就拔腿跟上。三人气喘吁吁的跑回宿舍时,我们都不解的望着他们。

三人把事情经过添油加醋的给我们说了,我一听他们说的是老王叔,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跑去。

我拿着手电筒赶来工地,进入工地后我转了大半圈,压根就没见到王叔。

“看样子那些人是闲的无聊编故事呢!”我叹了口气暗道!

我也不怪那些人,毕竟工地里的人都很无聊,不找点事情聊聊,那么一天除了干活真的啥意思都没有了。

我从口袋摸出了一包未拆开的烟,那是双喜王叔最喜欢的烟。我拆开烟,点起一支烟插入地面,然后自己点起了一支。

我不断回忆着王叔这段时间对我的教导,王叔一直强调让我回去读书,年纪太小就来工地干活,长大是绝对没出息的。

就这样半个小时,半包烟被我抽完,地上也插着10颗烟屁股。

我站起身来,对着黑漆漆的工地喊道:“王叔明天我就离开了,我听你的话,我要回去读书!”说着我转身就开了。

我脚刚踏出工地,下意识的转过了身看向工地。忽然我身体一抖,只见一道白色的人影站在工地上。

人影不断的向着我挥手,那道身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王叔。

“王叔!”我大喊一声,朝着工地跑去。

王叔不断的挥着手,然后慢慢的飘向了空中,接着身影慢慢变淡了。

王叔消失后,我“哇”的一声摔在地面,开始哭泣起来。

父母没有交我东西,王叔在短短的一个月交给了我。他交会了我怎么做人,交会了我怎么孝顺。

我一边哭着,一边用拳头捶打的泥土地。就在我哭着稀里哗啦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做人可以穷,可不能没有傲气。”

这句话王叔经常在我耳边提起的,我仰头望着夜空喊道:“谢谢你!”

我缓了一会,慢慢的站了起来,返回寝室。

第二天我辞职了,收拾行李回家准备好好念书。

就这样我考上了好学校,然后找了份收入算高的工作。

后来我个人认为,工友们一开始老是见到王叔,可能是王叔未了见我,才一直没有离去。

那天见到了我,然而我又答应回去读书,王叔才放心离去。

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老婆王芊煮好了宵夜,让我去吃夜宵。

我与王芊刚结婚1个月,两人很是相爱。

王芊就是王叔的女儿,在王叔去世后,两母女过的很辛苦。

还好我工作收入不错,一直都在帮助两母女,也就这样。

我莫名其妙的获得了王芊的芳心,而我取了小我7岁的王芊。

冥冥之中,这可能是王叔的安排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三门峡发电机租赁施工现场应急发电全天接单

8吨散装饲料车如何选择

8吨压缩垃圾车荆州压缩垃圾车改装厂

东莞高埗废胶今日报价

图解晋中MPP塑钢复合管厂家售后无忧

庆阳正宁工地冲洗平台路面安装

江淮垃圾清运车直销

广告公司直供Logo墙办公室玻璃贴设计

东莞废钢筋今日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