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微软HoloLens全息头盔初体验不可思议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0:41:15 阅读: 来源:木片机厂家

微软在Windows 10预览版发布会上展示了一款名为Project HoloLens的全息头盔。该产品不仅能够提供全息图像,还能够追踪用户的声音、动作和周围环境。它将可以应用于火星探索、建筑设计、外科手术等领域。 事实上,《连线》记者几个月前便获得机会体验该款产品的原型,她在Project HoloLens亮相后也发布了不可思议的Project HoloLens初体验文章。

3个月前,Project HoloLens全息头盔头盔还处于原型阶段,当时其项目代号是Project Baraboo。项目负责人阿莱克斯·吉普曼(Alex Kipman)领导研发该款产品已经有5年了。算上他最初向微软提出的后成为Kinect的点子,研发时间甚至已有7年。该Xbox体感控制器成功赶在2010年圣诞假日季前推出,是迄今为止最畅销的消费游戏设备。

吉普曼从一开始就认为Baraboo将会让Kinect相形见绌。

去年10月末,记者到了微软的Studio C工作室后,他简单地讲解了计算领域的历史。当时,就连微软内部的人也大多数不知道Project HoloLens的存在。他解释道,下一代计算将不会是围绕原来的数字世界。“它关乎模拟世界,”他说,“模拟世界有一套截然不同的规则。”

通俗来说,你以往是在屏幕上运算,在键盘上输入指令,而网络空间是在别的地方。计算机会响应有详细具体指令的应用程序。在不远的未来,你将会在实体世界中运算,利用语音和手势来调出数据信息,并以层的形式将它附加在实体物体上。计算机应用程序将能够消化大量的数据,因而将可以处理要复杂细微得多的情境。

这将会什么样子呢?

初印象

吉普曼打开了一个概念视频。在视频里,一年轻女性戴着该款青灰色的头盔穿梭于一系列的场景,从在电话会议上跟同事协议,到享受游览金门大桥的Oculus式体验。视频看起来很酷,但对于看过不少科幻片的人来说它也不算很不可思议。我想要上手实质的设备。于是,吉普曼谨慎地拿出了一个头盔给我。“这是今天向你展示的第一个玩具,这是它的实际工业设计。”

它比谷歌眼镜要大更坚固,但远没有Oculus Rift那么笨拙。它看上去可能会跟获谷歌注资5.92亿美元的那家神秘增强现实创业公司Magic Leap打造的头盔。另一方面,微软是打算在2月份之前将Project HoloLens带到开发者们手中。

吉普曼的原型令人惊叹。它在性能上比Kinect要强大,能耗要相对较低。其深度摄像头的视角达到120 x 120度,远远高于Kinect,因此即便你的双手差不多伸开来,它也感应得到。内置的各个传感器不断给该设备产生许多的数据,数据全都由机载的CPU、GPU和首创的HPU(全息处理单元)进行处理。不过,吉普曼指出,该计算机在你头上不会发热,因为热空气会通过设备两侧排出。右侧的按钮可让你调整音量,以及控制全息图的对比度。

发布会现场的演示

诱骗大脑

Project HoloLens的主要功能——显示逼真的全息图——背后的原理是诱使你的大脑将光看作物质。“说到道,你察觉到世界正是因为光。”吉普曼解释道,“如果我能使出魔法般地打开调试器,我们就会看到光子到处跳动。最终,它们会到达你的眼球后方,然后你基于此来感知世界。你实质上是在幻想这个世界,又或者你看到的是你的大脑想要你看到的东西。”

为了形成Project HoloLens的图像,光粒子会在设备的光引擎中跳动数百万次。然后,光子进入头盔的两个透镜,在里面的蓝绿红玻璃层之间跳跃,而后进入你的眼球后方。“当你使得光处于准确的角度的时候,”吉普曼表示,“魔法般的效果就会形成。”

在看过另一个原型和一些别的概念视频,并讨论了开发者支持的重要性后,我得以体验Project HoloLens的魔力。吉普曼带我穿过庭院,从侧门进入内部设有秘密地下实验室的一座建筑。里面的每个房间都用以测试Project HoloLens的某一个情境。

游览火星

第一个房间布局看上去很简单。在临时的客厅中,电线从墙壁的一个洞伸出,那里本应是一个灯开光。工具散布在底下的侧板上。吉普曼递来了一个HoloLens原型,让我去安装开关。戴上头盔后,一位电工突然出现在直接浮现在我前方的屏幕上。快速地做出一个手势后,我能够将屏幕固定在电线的左方。电工能够看到我看到的一切。他在侧板上的电压检测器周围画了一个全息圆圈,指引我利用它来检查电线是否有电。确定电线没电后,他指导我一步一步地完成开关的安装,通过在我前面的墙上画全息箭头和图表来指引我。5分钟后,我打开开光,客厅的灯随之亮了。

另一个场景则将我带到了虚拟的火星上。为了营造该场景,吉普曼跟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NASA)火箭科学家杰夫·诺里斯(Jeff Norris)展开了密切的合作,2014年上半年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西雅图和南加州的家之间来回往返。快速地向上作出手势,我就能从监测Curiosity探测器在火星表面上的进展的计算机屏幕,切换到身处该星球的虚拟体验。火星的地面是布满尘土的焦干沙岩,体验相当逼真,我每走一步,双脚都有开始抖动的感觉。在我身后站着7英尺高的探测器,它伸出金属臂仿佛像是伸出触须一样。太阳高照,在探测器的脚下形成了短而黑的阴影。

诺里斯加入了我的虚拟体验,在火星上以一个三维的人形金色球体出现。(实际上,他在隔壁的一个房间。)他的眼镜和视线指向的东西之间出现一条虚线。“看看那个。”他说。于是,我蹲下来,看到一块岩石碎片。右手向上作出手势,我调出了一系列的控制选项。我选择了三个选项当中中间的那一个,理论上这是示意探测器捡起沉淀物。

探索过火星后,我不舍得脱下头盔了,它让我见识到了各种计算工具共同产生的不可思议的逼真体验。NASA亦有同感。诺里斯将于今夏采用Project HoloLens,以让NASA科学家能够利用它来共同执行任务。

仍然任重道远

我脱下头盔的时候,吉普曼提醒道,该项目仍处于初期阶段。这并不是那种会成为假日购物季畅销品的产品。它是一个由声音和手势控制的全新界面,要实现商业化,它的控制功能就必须做到无缝运行。毕竟,要是语音和手势控制功能一开始就不好用,消费者很快就会抛弃它。

从其它的三个演示来看,头盔的运作还比较顺利。另外的三个场景分别是:玩游戏,充当一个角色在一个真实的房间里四处跳动,收集散布在沙发上的硬币,在地板上的弹簧之间跳动;塑造一个虚拟玩具(荧光绿色的雪人),然后用3D打印机将它打印出来;在Skype上跟来自西班牙的一位摩托车设计师共同在一个实体原型上绘制3D挡泥板。

名医汇

名医汇

海外就医费用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