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掉王林大师们的画皮

发布时间:2021-01-05 12:03:26 阅读: 来源:木片机厂家

揭掉“王林大师”们的画皮

在光环效应与自我光环效应的推动下,造神运动就“成功”了,“大师”们真的认为自己有特异功能了。 ■本报见习记者赵广立 马云等名人以几张与“气功大师”王林的合影,让近年来“行事低调”的气功大师们再次浮出水面,给了公众揭下“王林大师”们画皮的机会。 面对伪科学,我们应该如何证伪?王林的“特异功能”不过是一些江湖杂耍,“气功治病”也是子虚乌有。那么,为什么看起来滑天下之大稽的“特异功能”,总是有人愿打有人愿挨?“王林大师”们赖以存在的土壤是什么?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认为,这与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中国教育体制都有关系:“中国古代的自然科学就是‘术数’。解释不通就通过术数解释,算命术、占星术、拆字术、解梦术大行其道。国人注重感性思维,逻辑性思维却不发达,正因为不善于独立思考、习惯于盲从,王林等人在社会上才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数千年的封建传统影响极深,没有经历科学训练的人很难脱离传统思想的影响;但是如果受过一定层次的教育的人仍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恐怕就需要探讨更深刻的原因。 科学方法识破伪科学 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境:明明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置信,又苦于没有办法“证伪”。就如同看到“王林大师”空盆来蛇、空杯来酒这些“绝活”,理性告诉我们不可能,但“眼见为实”,徒奈我何? 这对长期作战在打假一线阵地的何祚庥而言,不过小事一桩:“你不要让他牵着鼻子走,不要按他的套路出牌。要出另外的牌,王林从脸盆里抓蛇,不是空手抓蛇吗?不要这个脸盆可不可以?如果一定要用脸盆的话,用透明的盆行不行?” 这个其实就是改变他的“实验条件”,何祚庥说,这样一来,“狐狸尾巴”一准露出来。 武汉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副教授张能立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分离变量和改变实验条件是科学方法中最重要、最基础的内容。科学研究采用分离变量和改变实验条件,就是要追溯事物的本质原因。” 张能立说,从王林表演“空盆来蛇”那段视频来看,他的表演中,分离变量,即暂时承认王林“意念搬物”的超自然力的存在,且与其他因素没有关系;改变实验条件,即将表演中用的搪瓷盆改换成透明盆或者将表演地点移到户外上,定能让“王大师”的“法术”露馅。 我们常说,眼见为实。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张侃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眼见为实也要满足四个条件。“有东西看得到、没有东西看不到、有东西不能看不到、没有东西不能看得到这四个条件都满足,我才信。” 张侃说,研究心理学的人很少有上当受骗的,为什么?不是因为这些人盲目地信仰科学,而是他们有科学的思维。“所以我们认为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对的不一定是正确的,因为这其中有个概率问题。” “比如说,我现在微博上发,日本要地震了,我天天这么写,有一天真的地震了。有人就说,他说得真准,真的震了。但是我把微博都拿来,你能说我讲得准确吗?”张侃反问道。 他举例说,一些算命者常见的把戏就是:我一看就知道你家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这不是废话吗?至少一半的概率猜中。” 张侃说,人都有个“弱点”:算命的说错了,很多人就不计较;一旦说对了就非常肯定。于是一传十、十传百,算命的“不神也神了”。“他画个符给人看病,有没有看好的?有。但不一定是他治好的。病无非两个可能,治好或者治不好。” “特异功能”中的心理学 由此看来,骗子们往往也是“懂”心理学的。 张侃把受骗者分为两类:被骗“名”的政治文化名流和被骗财的普通百姓。无论名流或平头百姓,之所以受骗,都是因为对“大师”有所求。“相信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心理活动,多数源于人们对信任对象的心存慰藉。” “官员、明星高高在上,容易喜欢追求虚荣,正是这个心理,被一些人一‘忽悠’就上当了。”张侃说,“‘自古以来,宴无好宴’,被忽悠的后果,就是为虎作伥。” 而对于普通人,上当受骗者往往更悲惨。 “中国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容易病急乱投医,在没有希望的地方看到希望,找个心理安慰。”张侃说,人在恐惧中和高压下,对事物的看法就容易偏激。在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如果不能冷静,容易判断失误。 在现有的医疗水平下,仍然有许多疑难杂症难以攻克。在这样的情况下,医院无力救治一些病人本是正常的事情,无奈的是,仍有一些“大师”宣扬,“气功”能治好。 “医院治不好,那边说气功能治好,人们总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都要去尝试。”张侃说,这种现象的存在,与一些不负责的科学家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有莫大关系,这导致人们会认为既然科学家说的也不一定对,那么“大师”说的就不一定全错。“‘大师’与真的大师的混淆,导致民众信任度的混乱。” 而“大师”越发嚣张,也是公众不断推波助澜的结果。 张侃说,中国的光环效应非常严重:如果一位“大师”偶然“治好”一位病人,这一件事情做好了,大家就会传说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好。“用明星做广告就是这个效应。我们一旦肯定他,就全面肯定他,心理学上叫光环效应。” 张侃认为,因为人是有互动的,除了受众有这个效应,“大师”自己也可能会有光环效应,他称之为“自我光环效应”。“一旦‘大师’有了自我光环效应,造神活动就成功了。因为‘大师’真的以为自己有特异功能了。”张侃说。 实际上,一定领域范围内的特异功能是存在的。胡星斗告诉记者,特异功能在国外叫做超心理学,目前有很多人对之进行科学研究,有些大学还有超心理学专业和实验室,比如超强记忆力。 “并非世界上什么东西都要符合现有的科学才行,科学只是人类感知、认识世界的一种手段,有些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胡星斗说,对待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更应该实事求是,有则有,不能无中生有,神乎其神。 “王大师”们存在的“中国土壤” 近现代,从李一、张悟本到王林,再到近日相继浮出水面的“张大师”,你方唱罢我登场,乱象迭出。 胡星斗说,中国人的思考主要是含糊不清的非概念思维、象征主义推理而非逻辑推理的方式,它适合于哲学文学、艺术的创作,但不适合科学的发展。 纵览中华文化的结晶,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孔子说:“天何言哉,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禅宗训诫:“不立文字”。可见,中国人所认为的“真理”是无法“道”出来的,只能是“玄”。 胡星斗认为,这丝毫不奇怪,与古希腊人生存环境恶劣、重在探索自然,并从战胜大自然中体会出人的理性、力量以及形体之美,中国人的自然环境相对优越,最困扰我们先人的不是自然的狂暴,而是人生社会的变幻莫测,而人生社会的许多道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不可能用逻辑来理解。 另外,中国科学教育的落后,也为伪科学“大师”们扎根发芽乃至茁壮成长提供了可乘之机。 张能立认为,相比欧美科学教育而言,中国的科学教育不能同日而语。 他介绍说,中国小学科学教育是从三年级开设,并且是副科。而在应试教育下副科被严重边缘化;美国科学教育却是从幼儿园开始,并且是主科。 另外,中国科学教育多是简单地给学生灌输科学知识点,至于这个科学知识点是怎么来的,其中有哪些曲折的过程,不说普通学生,即便是科学课老师也知之甚少。 “拿王林的特异功能来说,相信了的人,显然是没有科学精神;怀疑的人,如果不能运用科学方法来识破,则是因为科学素养不足。”张能立认为,王林这类“大师”频频出现,上到高官、名人,下到百姓趋之若鹜,足以证明了中国的科学教育整体上是失败的。 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开始接受西方国家普遍采用的公众科学素养的研究理论和调查研究模式,并于1992年开始调查中国民众对科学技术的理解与态度。 调查的主要内容包括:公民对科学的理解、公民获取科技知识和信息的渠道与方法、公民对科学技术的态度等。其中,公民对科学的理解是与公民科学素质有关问题的核心指标,用于测算具备基本科学素质公民的比例。 何祚庥告诉记者,近年来中国科协给出的比例数字是3.5%,就是说1000人之中,只有35人“科学素养”达标。而美国早在2000年时,公众达到基本科学素养水平的比例已经高达17%。 另外,何祚庥指出,一些领导干部“带头”搞封建迷信,引起的恶劣后果不可估量。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上有所好者,下必有盛焉。”何祚庥说,江泽民同志早在2000年两院院士大会上的讲话就严厉批评了领导干部大搞封建迷信。 “有的领导干部不学习科技知识,或者看了也是装装门面,并没有用科学精神武装自己,反而热衷于封建迷信的东西,烧香拜佛、求签问卜,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这样的人,还配当共产党员吗?还配做领导干部吗?”何祚庥引述这席话时,难掩激动。 记者手记 从“气功热”看启蒙教育 什么是启蒙?启蒙就是启迪人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思考、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笔者认为,如果达不到上述要求,就算不上启蒙。 关于20多年前的荒唐的“气功热”,很多学者都把这笔账算到了那些研究气功的科学家(如钱学森等)的身上,对此笔者不敢苟同。张侃也认为,片面地将历史结论归结到个人身上,是不可取的。 研究特异功能的国家和机构并不仅仅在中国存在,在英国这样具有科学传统的国家甚至有几百年的历史,像200年前的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威廉克鲁克斯就研究过灵魂,还因此丢了学位;美国各式各样的“科研机构”就更多了,其中还不乏有很高成就的知名学者。 科学家研究什么是他们的自由,我们未必了解他们的想法。钱学森先生火箭都造得出来,科学素养是不会有问题的。 对于20年前的那场“气功运动”,真正反思的应该是中国的民众,盲目跟风才是这场闹剧的根源。 外国研究灵异现象的学者、研究特异功能为什么没能引起“灵魂热”?这是国外启蒙教育的成功。他们的科普活动很少说教“相信科学”,而是把重点放在教授如何科学思考、如何独立处理问题上。 所以,即使相信科学也未必远离愚昧。要远离愚昧,就要在无论面对人还是学问、事物时,我们都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去思考、处理、解决。类似“相信科学”的口号根本带不来真正的科学和理性,只能带来科学迷信和科学主义。 延伸阅读 那些曾经风光的“大师”们 严新 号称集中西医、气功、武术和特异功能于一身的“大师”。自称可以“遥感”诊治病人,通过发“气”作用到病人身上,与病人的气相互发生作用,再吸收回感应,体察病人的异常现象。据宣称,严新气功能治疗一些疑难病,如冠心病、外伤性截瘫、癌症等,他还在国外探索气功治疗艾滋病和戒毒的试验。 1987年6月,大兴安岭火灾结束后,严新自称大火是其发功灭掉的。 1995年,以何祚庥院士为首的科学家在媒体上旗帜鲜明地连续发表揭批伪气功等伪科学的文章,揭露了严新等一批所谓气功大师的本质。之后,严新离开中国,目前居住在美国。 张宏堡 在北京钢铁学院进修期间,张宏堡自创“中华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曾经多次运用自己的功力给人治病,并开创了“特医”(人体特异功能医疗法),号称治好了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疾病如残疾、癌症、肿瘤等,甚至能够让聋哑开口、瞎子重见天日、病人立即康复。 张宏堡还创办了“麒麟集团”,员工超过10万人,每年为其带来数亿元人民币的收入。还在西安设立西安麒麟文化大学,在青城山设立“国际生命科学院”,曾于1989年与1990年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特异功能”。 1999年,“中功”被政府以邪教的名义取缔。2000年2月,张宏堡设法从海南逃往关岛,2001年6月13日,美国允许他在美国境内保护性居留。2006年7月31日,在亚利桑那因车祸身亡。 田瑞生 首创“香功”,号称发功时芳香飘飞,并出现七彩光环,能远距离发放信息水、纸上显影、遥控针灸,聋哑偏瘫治愈率高。而且传闻田瑞生带功带气书写的字画上会出现雾岚、紫烟、金光、霓云、彩虹等多种气体显像。由于此功近似广播体操,曾获得了迅速而广泛的传播。1995年,田瑞生因患肝癌病死家中。 张宝胜 曾被称为中国特异功能第一强者,自称从小异于凡人,具有“药片穿瓶”、“透视信封内文字”、“空手弯钢勺”、“耳朵识字”等名目众多的“特异功能”。连续8次出现在春节晚会前排。1995年8月11日,张宝胜在北京电视台餐厅表演抖药片时被揭穿,此后行踪不明。 张香玉 张香玉自创“自然中心功”,自称“玉皇大帝女儿”,能够透视人体,看穿地球,与万物对话,甚至能与死人来往。张香玉认为练此功不仅自己能祛病延年,还可为他人诊治百病:更可以练出透视、遥测等多种奇异功能。这使不少人信以为真,许多病人宁肯信张的功力,而不愿去医院吃药打针。仅北京就有数百名练功的人走火入魔,练功后精神失常,有的去卧轨、去撞墙,有的甚至拿凶器杀人。1992年张香玉因触犯法律被捕,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胡万林 胡万林号称“神医”,凭肉眼便能看出一个人有什么病,而且什么病都能看,什么病都能治,什么号脉、听诊器、X光透视、CT全不用。其治病的核心理论是:人生百病皆因水,病了的人就该用芒硝强行“脱水”,而芒硝在医学上用作强泻剂,常人用量不超过10克,而胡万林则是不管计量大把加用。根据他的“运动疗法”,病人吃了“药”之后,上吐下泻,就能药到病除。 1999年1月16日,胡万林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商丘警方正式宣布逮捕。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李一 道士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曾任缙云山绍龙观住持。因在网络上走红,成为了新一任“养生达人”。大谈养生、国学的他,不仅虚构弟子三万,更是号称身怀“驾驭220伏电”的绝技。李一的“水下憋气2小时22分钟”完整版视频被网友曝光,发现所谓的水下憋气不过是精心设计的骗局,由此也开始了一轮揭露李一各种造假行为的运动,“神仙”李一也堕入了凡间。(扈中平整理)

甘孜工业设计

宜宾工业设计

枣庄产品设计

杭州产品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