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百纳信息CEO杨永智与海豚潜行

发布时间:2021-01-22 02:34:49 阅读: 来源:木片机厂家

在一次行业沙龙中,百纳信息CEO杨永智抛出了足以令手机应用商店老板们抓狂的观点:

“手机浏览器才是最贴近Google搜索核心的,所有东西都在云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Apps从应用商店跑到Web上去。”此言距离那篇备受争议的《Web已死》发表,尚不足一年。

让我们用通俗的语言把杨的观点解释下:当下无论是苹果还是谷歌,将应用下载到本地实在是有违“瘦终端”的趋势,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可能不再需要访问应用商店,而是在手机浏览器上启用任意一款应用。这完全颠覆了软件商店老板们的“入口”观。

杨永智已然将他的观点兑现了:

2010年3月,百纳推出了一款海豚浏览器,专门针对智能手机的触摸屏,允许用户像定制桌面浏览器一样定制移动浏览器。发布17个月的时间,它在谷歌Android Market浏览器类下载量排名第一,网罗了全球1000多万用户,其中有美国第三方应用商店GetJar创始人,有谷歌副总裁Andy Rubin,也有雷人歌后Lady Gaga。iPhone版本全球首发8小时后,迅速占据37个国家和地区的分类Top Free排行榜第一名。2011年7月,百纳拿到红杉资本、经纬创投的A轮千万级美元融资。

近期可以印证杨永智看法的一些微观事件是,2011年6月份,英国《金融时报》推出了针对iPad的新应用,用户已无法在苹果App Store中找到它,这家世界知名媒体正逐渐将它的读者由客户端赶到浏览器上,而网络零售大拿亚马逊也推出了基于Web的应用。

百纳并非一开始就跟浏览器结上关系。

2010年1月,百纳信息在武汉创立。

与海外掘金的众多开发者无二,百纳最初是在谷歌Android Market上圈场子发的家。在海豚之前,百纳做了上百款应用,一是为了交叉推广、积累人气,二是探路、占坑,看看Android到底是怎么个玩法,哪个能赚到钱。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百纳在海豚浏览器的“坑”蹲了下来。一天,杨永智在餐厅吃饭,对桌一老外想吃鱼,可中文还没学利索,便掏出iPhone涂鸦一条鱼出来。杨永智大受启发,原来手势比划可以来得这样随心所欲!比照触摸屏时代还在延续PC导航键的交互方式,后者显然是落伍了。

海豚浏览器一炮走红。这是谷歌Android Market上第一个支持手势操控的浏览器,你画一个字符“β”,就可以直接进入百度。没有做任何推广,完全依靠Google Market自身的排名算法,海豚发布首月用户下载量达25万。想谈合作的美国佬蜂拥而至,有些迄今也没搞清楚,躲在海豚背后的,居然是一群蜗居于武汉创业街、6×24小时连轴转的技术疯子。

杨永智把他的团队伪装成了一家硅谷企业。在本轮融资前,有美国媒体要采访海豚,他们拒不见面,有事邮件谈。众多渠道合作,包括TechCrunch、PCWorld的访谈,都是在20多万封邮件往来中搞定的。拿到融资后,百纳才在美国当地招兵买马,组建市场团队,募到的也是清一色的当地人。

杨永智的经验:必须以当地人的面孔呈现,你才能参与到他们的Party当中去。“中国人想在硅谷谈生意,人家可不愿意和你谈。硅谷人十分看重创新、看重专利保护,他们知道中国代表的是怎样一种商业文化。”

百纳迄今还没有一个总部概念,唯有研发在国内。美国、日本、韩国,杨永智带着他的CTO刘铁锋、市场总监李森一年到头到处跑—他们在网罗当地的Geek们,让这些当地人帮自己开拓市场。

Geek偏执,这不是问题,关键是他们知道用户是谁,不会失误到定位白领精英,却招来一群中年妇女粉丝;Geek们也能本地化做得原汁原味,无论是用户体验,还是游戏规则。结果,百纳的众多产品,都是在中国、美国两个团队的“吵架”间定样的。海豚最初上线的LOGO,是“地球+海豚”,美国团队邮件过来,就一句话:“太复杂,这不是美国的Style。”

“美国用户的审美和中国真的不一样。他们怎么设计LOGO?把iPad打开,一屏的LOGO摊开,一眼看去的那五个,才是成功的。”对于这种文化差异的“吵架”,杨永智很欢迎。

回头来看百纳的成长路径。海外掘金,没有过早地趟本土浑水,这解释了海豚的海外知名度为何远远大于本土。移动互联网,海外的确是比中国更容易赚到钱的,用户也愿意买单。无论是韩国SK、美国Verizon、日本软银移动这些运营商,还是日本最大的社交网站Mixi、美国Facebook、Twitter、韩国最大搜索引擎Naver,这些生意都是在海外谈成的。

也正因如此,海豚作为一家初创企业,不那么容易被本土巨头们抄袭、吞噬。杨永智和他的团队恪守一条原则:决不能把中国商业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美国。“看见一个产品,中国人会说,我也做吧,硅谷人会说,我为什么要去做?在硅谷,抄袭的后果是致命的。硅谷看中自己是不是很酷,而不是谁比谁流氓。”

当然,还有时机选择。不容否认,谷歌Android Market这块继苹果之后最大的蛋糕,时下再想挤进去,已经非常难了—2009年下半年到2010年上半年是切入Android的黄金时段,很多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做几个粗糙应用,不用宣传、不用运营,也能日入几万美金。当本土互联网企业们跟风大批过来,这个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了。

但海豚迟早面临回过头来拓展中国市场的挑战。

2011年5月,百纳开拓本土市场,应用商店是渠道之一。在美国,目前只有两个渠道可走:苹果App Store和谷歌Android Market,至多再加上一个亚马逊App Store。在国内,国人把应用商店这个舶来品,复制出来70多个版本,齐刷刷摆在杨永智眼前,彼此没有多大的差异化,谁也称不上绝对的王者。“要么花钱,要么交换流量,总之要一家家去谈”,否则海豚就有可能迷失于茫茫几千款应用中。

另外,Android与苹果的生态系统不同,开发者只要实力足够强大,腾挪于产业链上下游并非难事。在海外,百纳是上游策略,出身草莽,在Twitter和Facebook建个账户累积粉丝,再以海量粉丝博运营商的支持,推广上基本没花钱。回到国内,却看到大家在缴纳终端“入门费”上乐此不疲。

这些本土玩法,杨永智虽非陌生,但百纳能否玩出一个干干净净的商业模式,以一个更为开放的游戏规则,与他的湖北老乡们短兵相接?他还无法预期。

当下还有优先级更高的任务:改变本土用户习惯,这是导致他在本土市场上踌躇不前的根本原因。当海豚试图从软件商店、手机自带浏览器、第三方浏览器多个阵营中挖掘生存空间的时候,本土用户还在琢磨怎么屏蔽插件,怎么去掉照片,怎么省流量。省流量,那是UCWEB的天下,可不是海豚的擅长,流量与体验不可兼得。在本土,海豚与UCWEB远不在一个数量级,没法去比,在智能手机覆盖、资费、待机时间全部配套之前,海豚充其量只能是老二、老三。

创立百纳前,杨永智一直在微软亚洲工程院做有关操作系统、LBS、社交与手机整合之类研发,对移动终端整个产业链思索已久。早在2005年Windows Phone发布之前,他就给前东家比尔·盖茨递了个条子,写道,“这就是下一个Vista。”当下备受追捧的米聊、微信、kik,他很早就在做了。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手机联系人,这是最天然的社交网络,微软用这个来对抗Google,是完全改变游戏规则的一档子事。当然,微软没有及时采纳他的建议,直到Windows Phone 7中,才有联系人社交功能。

至于HTML5,尽管还是一场赌局,杨永智的押注并非空穴来风。理由同样很简单:做一款应用,要针对Android、iPhone、Windows Phone 7、Blackberry等多个平台逐个开发,这显然不是互联网CEO们愿意看到的,招聘一个优秀的程序员多贵啊!

“我其实很乐意创建一个在任何平台都能有效运行的应用,有可能节省70%的开发成本,但同时也极有可能流失80%的用户,因为让这款应用面向不同平台提供与原版本无异的用户体验,更是难上加难。”这是著名记事本软件EverNote CEO菲尔·利宾的顾虑。

EverNote是海豚的合作伙伴,海豚近日与日本软银移动联合推出的社交浏览器中,便深度整合了EverNote。杨永智他们正在做的,就是不能让这款应用的Web用户体验打折扣。

本溪娱乐网PKgaem

全民手速无敌破解版

敢达争锋对决游戏下载